想骑重机但红牌买不起?这里精选 5 辆 30 万有找的「黄
精彩推荐
MITSUBISHIColtPlus帮你开运,购车送EeePC
生活中总有一些问题需要选择,该不该换工作?爱情要如何抉择?该买什幺车?处于压力锅的现代人开始用轻鬆简
MITSUBISHICOLTPLUS平均油耗168km-l,满足用车人需求
 平均油耗高达16.8km/l的COLT PLUS,以诸多新技术创造「少油少负担」的用车新生活。 油
MITSUBISHICOLTPLUS提高你的生活品质,轻鬆享受乐趣
 一家四口来趟长途之旅,驾乘COLT PLUS肯定比高铁便宜又方便。 油价高涨改变大家的行动力,捷运
MITSUBISHIColtPlus时尚与实用兼具深获协力厂及异业肯定
以聪明实用为设计理念的MITSUBISHI COLT PLUS甫一登场即以简洁俐落的欧风美感,建构出
MITSUBISHIColtPlus的便利实用,让人想赶快买回家
 Colt Plus,轻鬆满足现代人生活上的便利需求。 小乖是一个同事的朋友,六年级后段班的她可是个
MITSUBISHIColtPlus省油经济抗过敏,2009年式多效智慧新登场!
 进化版Colt Plus iO售价53.5~56.5万元。 在物价高涨的时代,MITSUBISHI
主页 > P蕙生活 >Uber 的商业模式根本就是一套谎言?经济学家们给出这样的结论 >

Uber 的商业模式根本就是一套谎言?经济学家们给出这样的结论

发布时间:2020-06-09 04:35 访问次数:251
Uber 的商业模式根本就是一套谎言?经济学家们给出这样的结论

彭博社分析师 Justin Fox 一直在与美国多个着名商学院的专家对 Uber 的商业模式进行深入探讨,很多教授认为,亏损额不断扩大的 Uber 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或者说根本就找不出一套切实可行的「赚钱方法论」。然而,你究竟是要相信学术界的模式化思惟,还是想支持像 Uber 这样的探索未知派,就只能取决于你对共享经济的个人理解了。

上个月,彭博社记者 Eric Newcomer 的一篇报导让全世界都知道了 Uber 仍在承受难以估量的损失──2016 上半年至少亏损 12.7 亿美元。而实际上,Uber 亏损的金额或许比我们从首席财务长 Gautam Gupta 嘴中透露的要多得多。文章发表后,Newcomer 在自己的一封每周新闻邮件中这样表示:

此外,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方面来了解该公司的损失情况:投资。Uber 的早期投资者之一 Eric Paley (风投机构 Founder Collective)在随后发表的推文中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这个问题问得好。如果不是餵养「宠物猫」,那 Uber 能用那几十亿美元干什幺呢?Justin Fox 表示,其实 Newcomer 已在其文章中给出了一个简单的答案:「驾驶补贴是公司损失的主要原因」。如果要把这个答案看做是一项真正的投资,那幺这些补贴必定能够为 Uber 带来某种形式的竞争优势。但  Uber 究竟希望得到什幺样的竞争优势呢?

最近,一些喜欢研究竞争优势的商学院教授们也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今年夏天,Fox 写了几篇关于 Uber 竞争地位的专栏文章。一些经济学教授还一直与 Fox 保持着联繫。下面是 Fox 向我们展示的纽约大学史登商学院管理与组织原理教授 Melissa Schilling 的部分信件内容:

科技公司们前期「主动迎合」亏损以实现后期盈利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但这两个原因都不适用于  Uber:

    从固定成本中拿出来的前期投资会在规模效应的作用下得到回收。科技公司往往需要在研发和生产设施上投入大量资金,而这些成本只能靠巨大的销售额来回收(比如很多生物技术企业或特斯拉的情况),这就是典型的规模经济理论。但这种理论却不能解释 Uber 的商业模式──Uber 的固定成本较低;其大多数损失是由驾驶补贴造成的,这些补贴都是可变成本,而驾驶不会因为 Uber 规模扩大而变得更便宜(这是不是也可以说明驾驶这个变量以后应该完全去除?)。透过补贴已有的用户基数来赢得市场。网路外部性行业中的公司(如影像游戏、操作系统、社群媒体)首先会构建强大的用户基础(廉价的设备、免费的社群媒体平台)来「锁定收益」成为行业主导,然后再利用与客户群挂钩的其他收入来源(游戏、广告)谋利。Uber 似乎非常认同这个模型,但这里存在两个问题。第一,Uber 很难固定自己的收益,因为驾驶和客户的转换成本较低,很多驾驶已经在为多家公司工作。第二,替代收入来源又在哪里呢?如果 Uber 继续补贴客户群,那它就必须透过与客户相关的其他通路赚钱,而现在的一切都还不够明朗。

对此,Uber 的短期策略是继续为驾驶提供奖励机制,以阻止他们为 Lyft 或 Gett 等竞争对手服务。但这样的做法代价高昂且收效甚微。而 Fox 也认为 Uber 目前大概也不会将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很快投入到其他服务中(至少在这些无人车真正具备「意识」前肯定不会),原因有两个:

    儘管本月底在匹兹堡进行了试驾,但无人车的正式营运还遥遥无期。别急,为此 Uber 还会耗费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此外,Uber 的盈利计画可能也採取了一种保守的过时打法。以下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的经济学家 Sanford Jacoby 回覆 Fox 的信件内容:

很多人认为,以上这种方式至少可以帮助 Uber 找到一种可实现持续性盈利的清晰途径,并且与公司最近因无法获得主导地位,而决定退出中国的意图相吻合。但 Jacoby 指出,由于这样的策略也会引发很多问题,美国联邦反垄断规定与国家公平贸易法规理论上都不允许这种「损失先导」策略的推行。总之,这绝不是一个让每个人都感觉良好的策略。

不管怎样,到目前为止,Uber 及其竞争对手们极大地拓展了叫车市场,这对他们自己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消息。2014 年,纽约大学斯史登商学院金融学教授 Aswath Damodaron 与风险资本家,同时也是 Uber 董事会成员的 Bill Gurley 就「Uber 能否轻易取代现有出租车及汽车服务,并获得大量新客户」(Gurley 曾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当你确实改进一件产品时,为其创建新的特点、功能、体验、价位,甚至促成新的使用案例都可以帮助你有效拓展市场份额。」)这一话题展开了激烈的网上辩论。但在上个月初发表的一篇部落格文章中,Damodaron 基本上已承认输掉了这场辩论:

由此可见,Uber 支持者的观点也许是对的,而持怀疑态度的商学院教授也可能是错的。所以,大家在阅读商学院专家与记者的评论时或许应该保持独立的思考态度。

儘管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样的增长有多少是真正基于智慧手机叫车模式的技术和网路优势,有多少是因为 Uber 及其竞争对手对外发放的各项补贴(以及比普通计程车更加宽鬆的管制优势)。正如 Damodaron 指出的那样,Uber 的商业模型尚不明确,甚至根本没有。在一切变得明朗之前,学术界及经济学家们只会提出更多的猜疑,而我们也只能参考这些意见做出自己的判断。

上一篇:
下一篇: